我的文学结——记一次文学欣赏课作业
2006-06-08

找个安静的地方活着,觅一处村庄,娶个贤惠的老婆,一定要会做一手的好菜,漂亮不,到无所谓,只要过得去就行。然后做着自己执着的事,哪怕落魄,这一生,也值得。

你可能会指责我有那么点小资情调或是自私吧!这倒承认,我就这么想要享受地过着。不过享受倒不是什么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只要那么一点点就能让我满足啦!老婆、文学、执着、安静,我要的就这么多,不知上天满足我么?

印象中,这就是美的生活。不知,为什么把文学摆到了如此重要的地位,我又不是靠笔竿子生活的人。反正,它就安在那了,仅次于老婆的位置。你若问我,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我会无语,所以请你不要问,因为这简直是废话,之所以是废话,是因为每个男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人活着是需要爱的。虽然我也爱文学,但它毕竟是个物体,总没比人可爱吧!也许这样的道理牵强点,但一点你必须得明白:爱老婆后,爱文学;爱上了文学后,更爱老婆了。

爱上它后,接一连二,便有了嗜好:执着和安静。现在,老婆的事,还有些远,文学便成了我的“祸根”——生活的根源,大概什么事都要与它沾点边吧!

拜读了沈从文的《边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安静,一个安静的村庄。纵然,茫茫“城海”,寻一处村庄生活,确实难,况且,我也不想过柴米油盐的日子,毕竟还想为文明的开化做点贡献。因此,也只能在“城海”的某个角落找个去处。它可能没有湘西优美的自然风光,恬静的农家夜晚,但它肯定有简简单单、朴朴实实的生活节奏。总之,能够安静地过活,可能这样的地方只能在城市的边缘才能找到,故名边城。

这是事实,不用为我的苦楚而感到懊恼,原因在于我这个人比较阿Q。只要一张床、一只灯、一本较好的小说,就能找到安静。安静于每晚床头灯下悠闲地品读着小说,安静于小说中。文学中找到了安静,至此,便乐此不疲。

沈从文地边城在湘西,那个山青水秀的地方。

我的边城,在床头灯下的文字间。

尝到甜头的我,便每夜执着了下去,因此,也爱上了执着,如鲁迅那样地执着了下去,直到死亡。

懂得徐志摩的人,知道他对爱情的执着。爱情是个浪漫的东西,难怪他能写出如此的朦胧诗,且不说脍炙可手的《再别康桥》,就说他那句“那一低头的温柔,胜似寒风中的水莲花”,让人浮想联翩,堪称佳句。爱情的黄泉路,也不枉他此生了。

苦思冥想,文学带来执着,我是道不清,说不明的。只能就此龌龊之笔敷衍了之了,希望能蒙混过关。

文学给我带来了很多,使平凡的生活变得富有色彩。至于,为什么一开始就喜爱上了文学,我想与我的秉性有关吧!至于,它有什么吸引了我?

是徐小官卖血记活着迷舟虚构伤痕枫,是啊活动变形记棋王爸爸爸星空瓶前茅恢复竹林绅士的太太八俊图,还是故事新编尝试集狂人日记彷徨呐喊

是鲁迅胡适沈从文,是废名张爱玲郭沫若徐志摩,是卢新华郑义王蒙,是啊城韩少功贾平凹莫言舒婷,还是许攸马原格非余华刘墉余秋雨

不是,这些都不是,那是什么,是什么,吸引着我,我想还是与我的秉性有关吧。秉性

既是我爱文学的根,又是我爱文学的源,各个作家的作品就似树上的叶子不断地给根输送着养料,又似大江大河地条条支流得到源地补给。根源相互作用,相辅相成,构成了我的人生,我的生活。

懂事以来,就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由此,对人性地探寻从来未停止过。接触了文学,它扩宽了我的视野,为我打开了天窗。无论是人性的阴暗,光明,在这里都淋漓尽致地表露了出来。暴力,枪杀,黑暗,死亡,还是平淡,简朴,艰苦,平实,抑或是美好,阳光,无所不及,无所不含,我深深地浸涵着,不可自拔。

穿梭于人性间,活得很是从实。从实了就不会无聊,不无聊就不会干傻事,才能活得像一个完整的人。说得深奥一点,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不是别人的世界里;说得浅薄点,算是个文人墨客,清幽自雅,自是与庸庸凡人不同了;说得简单点,就是有事干了,有自己喜欢的事干了。

邋遢几字,够字数了吧!^_^!该总结一下了。本文主要论述了文学给本人带来了什么以及本人为什么会喜爱上文学!从而,可以看出作者热爱文学,因作者热爱生活,作者热爱生活,因作者热爱文学。

寥寥几字,概括不了如此庞大的主题,这需要一生去写就,毕竟,与“人生”相关!就此罢笔啦!

赤探 2006年6月8日 南城

Copyright @2019 Powered by chita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