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接我小记
2009-01-19

夜色还未深,我匆忙地下车了,慌乱地拿了行李,快客急驶而去。父亲早就向我招示,不知,他等了多久,盼望了几辆快客。恰是年关,清镇三叉路口罗列着很多的士,清芙这带的归家人一般都这在下。见是我,父亲几个箭步地跨了上来,道:叫的包的在这边,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知是哪辆。没有几个行李的我,随着父亲,麻利地上了车,关上车窗,见是老司机,他是我的邻居,大概就离我家三四十米远,住得近。思忖:已经是第三次在夜色中归家坐他的车了,不知道该叫他什么,琐碎也就不叫了吧。车子发动了起来,轻巧地爬在清芙线上,像只甲虫,却爬地很快。
“很暖么,今年冬天家里不冷吧?”我聊起了话。
“前几天是很冷的,晒海菜,手冻得很,就这两天暖了起来。”父亲应答到。
“对,前几天杭州也很冷,一大早地面结冰。”
司机回了下头:“今年冬天家里还是蛮冷的!”
父亲点点头,没有再言语,我也没再聊别的话题,司机把着方向盘,望着前方,一路的夜色,只有两只灯光。

赤探 2009年1月19日 农历12.24 老家

Copyright @2019 Powered by chita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