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
2004-11-09

醉意似今秋打磨了的一瓣红枫,那样沉浓。从此,摇摆、扭曲的身影月下孤单、寂寥了。
没了的笑意遮隐着悲凉,但一拐一拐的脚步沉重而有力。宛如攀附的枯藤在风中摇晃,却牢牢地抓咬着枝干向上爬。

寒意在那一片片飘零的叶上愈来愈浓,似一把光亮的弯刀割向叶脉。顿时,鲜血洒满地,染红了黄昏处天际旁姑娘苍白的脸。一夜间,落了一地黄黄的叶,翠凉的天空也飘起的洁白的雪花。不久,大地上一串串脚印稀疏了。回头望望晶莹的校园,竟意外地发现:光秃秃的枝上还挂着一片翡绿的叶。

一眸子的微笑暴现在脸上,却苦苦地含着泪水。你,活在一个遥远的世界里,和那片翠色的叶子一起。在深冬腊月,只能闻雪梅的幽 香,只能够赏紫竹的风霜,也只能够品青松的苍劲,这是飘然悟远的!可是,孤寂、不协调还是在凄冷的夜里袭向了你的眼睛。因此你流泪了。泪水浸染了叶的躯体,鲜红鲜红的它随风飘落在雪白的江面。鱼儿探出头,瞧见它的艳丽,义无返顾地叼着血红的躯体,化成西沉的红日慢慢地消失在天际。

留下这苍白的世界,更加静谧和森严了。时间如锈了的灯罩发出地稀黄的光,流逝着。没人去感叹它有多么宝贵,只有积袭了几段子的静寂,从你幽深的眼眶中,如孩子憋不住尿一样一下子撒了出来,就因为没有那一片“翡翠”,而没有了那一拐一拐轻盈而有力的脚步了,那一串延向远方明朗的印迹吗?

深邃的眼睛噙着孤凉,望着江面一动不动。还在回想艳丽的身影在远方回荡吗?终于,有一天,你忍不住,坚决地拿起了鱼竿,伫立在江头。

“楚江微雨里,建业暮钟时。”离别是痛苦的,期待是痛苦的驿站。

从此,你再也没回来。直到有一天,你面朝大江的脸让秋意打磨成了一片红枫。一滴泪,一滴滚烫的泪从你沧桑的脸上划过,吻破了那条缠绕大地的银白色江的脸,激起的波纹回荡在芦苇丛中好久好久。刹那间,风雪夹杂着白色的芦花侵袭着你褴褛的衣裳、冗长的青丝。鱼儿参透出你的悲哀,探出头,久久地沉浸在落英缤纷的世界里。不幸,悲惨地窒息死,浮在江面上。瞬间,大片的雪花覆盖了大地,也埋葬了你。
……
冬日的一个早晨,一位惘然的过客,经过江头。望见冉冉的旭日如一位姑娘艳丽的身影舞动着。惊奇地发现芦苇旁有一条艳丽的鱼,静静地躺着。捞起那美丽的身躯,满大地的冰雪一下子消融了!

一眸子的微笑乍现在脸上,那条鱼竟然跃起跳入了江里。过客凋谢了的笑遮隐着悲凉。

久久地伫立在江头,从此,他再也没回家……

摇摆扭曲的身影月下,让人看起来单调、无味。深邃的眼睛噙着孤寒。

一点点醉意……

赤探 2004年11月9日 南城

Copyright @2019 Powered by chitaner